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訪問了治療首例在美國本土發病的埃博拉病例托馬斯·鄧肯的醫護人員,試圖還原這一治療過程的真實場景。
  中新網10月27日電 26日,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訪問了治療首例在美國本土發病的埃博拉病例托馬斯·鄧肯的醫護人員,試圖還原這一飽受批評的治療過程的真實場景。
  報道稱,儘管有著擔心和恐懼,這些醫護人員仍然冒著自己生命的風險,為鄧肯的生命奮鬥。另一方面,他們的經歷也說明,美國疾病防治中心在疫情初期,確實存在準備不足的情況。
  混亂現場
  2014年9月28日,疑似感染埃博拉的托馬斯·鄧肯被救護車送到德克薩斯州長老會醫院,在急診室一個單獨的區域被隔離起來。
  這並不是鄧肯第一次來到這家醫院。25日,鄧肯因發燒來到急診室,他當時的體溫是華氏100.1度。在他停留的大約4個小時中,他的體溫曾上升至103度,隨後降了下來。
  醫院記錄顯示,鄧肯告訴醫護人員他來自非洲,但並未說明是西非或者利比裡亞。在凌晨3點左右的時候,鄧肯的癥狀不是很嚴重,醫院決定給他開一些抗生素,並讓他返回家中。
  然而3天之後,鄧肯返回醫院,病情危重。當值班護士西迪亞·羅斯知道自己面對著一個疑似埃博拉病例,並被告知治療這一病例所需的特殊醫療措施後,感到“非常可怕”,哭了起來。另一位值班護士理查德·湯森德稱,當大家知道收治了疑似埃博拉病例後,都感到很擔心。
  然而,羅斯擦乾眼淚,整理好自己的情感,做好準備,穿上防護服進入隔離間,向鄧肯自我介紹,開始試圖幫助他。
  嚴重癥狀
  鄧肯在長老會醫院住院期間,一直不停地上吐下瀉。羅斯剛剛開始照顧他不久,鄧肯就開始大量嘔吐,醫院的袋子甚至無法裝下他的嘔吐物,蔓延到了地上和牆上。
  羅斯當時戴了手套、面部防護物和鞋套,但是沒有頭盔。但她仍然用漂白劑擦乾凈了牆和地板。而鄧肯的嘔吐物,由於可能感染其他人,必須進行雙重包裝,並放入單獨的容器中。
  羅斯按照規章,詢問鄧肯是否在利比裡亞接觸過埃博拉病例,以及死亡的人,他回答稱,他在那裡埋葬了自己女兒,她死於難產,與埃博拉無關。然而,在與衛生部門官員對話時,鄧肯又否認了關於埋葬女兒的說法。
  9月29日,鄧肯被從急診室轉移至重症監護室,然而,他的癥狀還是越來越嚴重,到10月4日,他已經病危,上了呼吸機,同時插上了透析導管。
  10月8日,照顧鄧肯的重症監護室護士馬利根發現,鄧肯眼中有大量淚水流出,滾下他的臉頰。馬利根抓起紙巾為鄧肯擦拭,並試圖告訴他“你會沒事的”。
  然而,不到15分鐘之後,鄧肯的心臟就停止了跳動。馬利根稱,那是他生命中“最糟糕的一天”。
  預防措施
  在德克薩斯州長老會醫院最初接診鄧肯時,美國疾病防治中心(CDC)為醫護人員推薦的防護裝備並不是全身包裹的,而只是一件醫生的長袍,沒有防護手、腿和臉部。
  羅斯稱,他們戴著手套、穿起腳套、佩戴了面部防護物之後,脖子仍然是裸露在外的。接受採訪的醫生們一致表示,他們認為,當時CDC所推薦的防護措施,事實上是不充分的。
  在鄧肯確診埃博拉後,長老會醫院自己為醫護人員們配備了沒有皮膚暴露在外的全套防護服。而美國CDC直到3周之後,才將此種防護服裝採納為新標準。
  在照顧鄧肯時,醫院確保他的病房中一直有2名醫護人員,戴著長的手術用手套,並將它們用膠帶緊緊粘在防護服上。防護服配備了完整的頭部保護裝置,內置帶高效微粒空氣過濾器的循環系統。
  在看護鄧肯的過程中,長老會醫院的護士妮娜·範和安伯·文森感染了埃博拉。目前,2人均已經康復,但醫院的許多工作人員仍然懷疑,自己會不會是下一個感染者。
  在接受採訪的醫護人員中,羅斯仍然在就感染跡象進行自我監控,因為她曾經照顧妮娜,尚未度過21天的窗口。但目前,羅斯體溫穩定,沒有任何感染跡象。  (原標題:醫護談收治美首位埃博拉患者:剋服恐懼 準備不足)
創作者介紹

特價傢俱

gw28gwstn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